新闻是有分量的

三一迁址已经确定 中联重科沉默应对_0

2019-05-29 14:00栏目:投资
TAG:

  昨日下午,有消息称三一集团董事长梁稳根在总部全体员工大会上称,已正式申请将公司注册地迁往北京,但生产基地仍将留在湖南。记者第一时间与三一集团宣传部长施奕青求证,施奕青表示:公司已经发公告说明了搬迁的事情。当记者说明近日有媒体报道当地政府曾表示,还在做三一集团的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发展,施奕青表示,这可能是段小插曲,一切以公司公告为准。

  三一11月30日公告显示,总部搬迁与湖南省投资环境没有任何关联。迁往北京的主要原因是规避恶性竞争,此次搬迁只涉及总部少数部门和人员,泵送事业部、汽车起重机等业务部门均不在搬迁之列,公司在湖南的产值、税收和就业基本不受影响。

三一重型机械

  中联重科沉默应对三一迁都

  在12月4日召开的职能总部全体员工大会上,三一再度强调搬迁两原因:避免恶性竞争和使三一更好发展。并澄清三大猜测:三一搬北京不是湖南投资环境不好,不是湖南主要领导偏袒中联,不是所谓的因没当选中候委而赌气。三一搬迁北京是面对恶性竞争长期思考的结果,是有利于各方的解决办法。

  但从当地业内流行的说法来看,尽管两家的同城交恶是其搬迁不可忽略的原因,但三一与省政府层面的微妙关系也常被人津津乐道,省政府在某些事情的处理上肯定让梁不满意,但至于具体是什么事情,恐怕就只有他们自己知道了。梁跟上任湖南省委书记张春贤的关系比较好,在张调任新疆担任党委书记后,梁便很快在那边投资设厂。搬到北京后,中联在湖南省可调动的关系就动不着三一了。这均是在当地律师界流行的一些说法,一位很久之前曾与中联重科有过法律业务方面接触的律师透露。

  至于在三一搬迁的过程中,三一与湖南省政府的沟通内情如何,鲜有外界人士知晓,来自省政府层面的表态也仅仅是湖南省副省长韩永文12月2日的一句话:我们还在做工作,希望三一重工继续留在湖南。而据凤凰财经与当地政府层面及最高法院等相关方的接触来看,该身份人士普遍回避谈及此事,甚至有均唯恐避之不及之姿。

  对于搬迁的另外一层解读是在总部搬迁的过程中可使一些人被动离职,达到裁员目的。众所周知,自去年以来中国经济开始减速,房地产备受打压,对推土机和挖掘机等机械设备的需求进一步放缓,工程机械企业销售业绩一度陷入低迷,库存积压严重,三一裁员门也曾一度引发舆论关注。尽管三一指责这是竞争对手的恶意攻击,但三一劳动人员的闲置状况却是不争的事实。

  对于三一与中联之间的恶性竞争,业内人士多见怪不怪,认为很多手段都是工程机械行业的潜规则,谁也不比谁过分多少。连三一重工一位从事零部件生产的最基层员工也明白一山不容二虎的道理。而一位曾与中联有过业务接触的人也表示,三一指责中联做过的一些事情,其实三一都针对中联,或者其他同行都做过。

  有第三方人士评论,三一跟中联两家的做事风格不同,三一总是不按规矩出牌,并且在品牌宣传上面做得比中联强很多,湖南省外,很多人听说过三一重工,但没听过中联重科。这或许与三一是民营企业,而中联重科的国有控股背景有关。

  湖南一直鼓励企业走出去,这次是真的走出去了。有业内人如此调侃。

三一重型机械

  三一迁都揭权贵资本丑态

  三一突然决定迁离长沙,是有着巨大的不得已的苦衷。梁稳根,这位中国2011年内地富豪榜上的首富在过去几年过得并不快乐,他首次对外剖白内心的隐忍和愤怒,矛头指向同城的另一个竞争对手:中联重科,称一系列行贿门、裁员门、间谍门风波,都是后者推波助澜或者导演的结果。

  一家企业在改革开放已逾30年的中国商业环境里仍遭遇如此不堪的状况,真是让人乍听下来不禁觉得匪夷所思。政商勾结的恶果,就是会让中国商业滑向坏的市场经济:权贵资本主义。三一不是第一家受到这样的非公平竞争待遇。难怪周鸿祎会大声疾呼,希望早日结束拼爹年代。除了比对手更坏、更狠,还有没有别的正道可走?

  也许可以重读一下18世纪朝鲜王朝的第一商人林尚沃的故事。这位信奉财上平如水,人中直似横的生意人,一生受尽磨难和竞争对手的攻击、陷害,却始终没有与权力媾合,始终坚守商道。当朝廷权贵向他暗示索贿时,林尚沃的回答是:如果需要报效国家,他愿意奉上一切,而不是向官员私相赠与,以求得更大利益这显然是最安全、最正确的做法。梁稳根可能也有这样想法,在今年7月的一个场合里,他两次向国资委主任王勇提及希望将三一交给国家。

  中联学院起家三一草根创业

  中联重科的元老都出自于长沙建设机械[5.200.00%股吧研报]研究院。1985年后研究院的运转资金遭缩减,作为建机院副院长的詹纯新带领7名员工,携50万元贷款于1992年创立了中联公司。成立后第二年,中联研制出了中国第一代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混凝土输送泵,市场反应热烈,当年盈利创300万元;1994年第二代面世,并于年底实现1100万元利润。

  中联在湖南国资委的保驾护航下,走的是外延式兼并整合道路。自2003年起,中联重科相继并购了浦沅机械厂,湖南机械厂,华泰重工,湖南车轿厂。在2003至2008年的六年间总共进行了9次收购,且每次收购的企业都在今后为其带来丰厚的利润。

  有数据显示,中国国产工程机械的收入占市场比达到了80%-90%,在国内市场饱和的情形下,拓展海外市场成必然趋势。

  2008年,中联重科联同三家投资方,斥资2.71亿欧元,收购了全球排名第三的混凝土机械制造商意大利CIFA(赛法)公司100%的股权。2007年中联重科混凝土机械销售收入仅有35亿元,但收购案之后中联的混凝土机械在2010年实现销售收入141亿元,而去年更是高达212.1亿元,成为其利润主体。

  中联重科的高速发展和其所兼并的企业有极大的联系。而在这一些列并购案中,湖南国资委无疑扮演了关键角色。

  最初梁稳根和他的几个创业伙伴做的是有色金属焊料的生意,但由于后期新材料行业变得不景气,开始进军混凝土机械行业。三一重工自1994年成立以来,每年50%的增长成绩让业界侧目。

  期间,三一重工生产出了一大批具有自主知识产权的工程机械产品,比如世界第一台全液压平地机,世界第一台三级配混凝土输送泵,第一台微泡沥青水泥砂浆车等等。1998年,三一研制出中国首台37米臂架泵车,打破国外品牌在长臂泵驾车的垄断局面。此后72米臂架泵车下线,成为世界起重力矩最大的全球第一吊。

  2008年4万亿刺激政策出台后,三一重工销售额突破了200亿元,此后更是一路高歌。由于需求强劲,2010年三一重工实现营业收入339.55亿元,同比增长了78.94%。到了2011年,其母公司三一集团2011年销售收入更是突破了800亿。其中,挖掘机事业部销售额突破100亿,这让三一重工的挖掘机市场占有率跃居国内第一。

  激进的扩张加快了融资的步伐。2010年4月,三一重工首先启动H股上市计划,拟募资300亿港元。但在一波波间谍门,受贿门的干扰下,H股融资计划流产。这让三一资金开始吃紧。

  进入2012年,营收账款高企,流动负债率高这些顽疾正在蚕食三一重工这架庞大的造血机。2012年上半年的财报显示,三一重工应收账款高达230亿,负债总计达471亿元,同比增长了约165亿元。截至上半年,三一的资产负债率高达66.52%。而中联重科去年全年的负债率为50.22%,较上一年同期的56.45%明显下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