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一线-专访俞飞鸿:每个人都有权利选择自己的人

2019-05-04 15:01栏目:投资
TAG:

腾讯《一线》报道 作者:吴汉汉

在今日上映的《在乎你》中,久违大银幕的俞飞鸿饰演了一位服装设计师袁元。在你看完影片之后,你很难不将虚构的角色和生活中的她联系在一起。

在故事开始时出现的袁元已经是一位国内知名的服装设计师,气质出众,有自己的独立品牌,在事业上游刃有余,生活中独来独往。母亲在去世后通过一个软件和她保持“交流”,这种像树洞一般的沟通方式,让袁元终于有机会直面自己的心结。

《在乎你》剧照

俞飞鸿并不介意这样的联系,她始终将自己和角色分得很开:“没有关系呀,我觉得观众有自由去想象或者认为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跟我真实是什么样都不妨碍。”在舆论眼中,俞飞鸿有意无意被塑造成了“独立女性”的一个具象人物,尽管“独立女性”和“单身女性”这两个概念之间并没有直接联系。

故事中最大的戏剧冲突是一个颇为现实的话题——个人追求与家庭生活的选择题。在中国当下社会的语境中,这道选择题困扰着大多数职场女性。而将故事设定在日本,这个对于女性的约束更多且观念更加传统的国家里,则更让袁元做选择时要付出更为沉重的代价。直到20年之后,袁元回到北海道,说出了自己当时不辞而别之后的故事。

《在乎你》中的角色设定和故事走向,也是对上述舆论场的一种附和。作为演员,与其说袁元是根据俞飞鸿“量身定做”,不如说这个角色让俞飞鸿以演员的身份体验了另一种人生。

在北海道的拍摄对她来说意趣十足。在安藤忠雄的名作“头大佛”下拍摄时,她惊喜于观察到佛头上结冰的胡须。水下拍摄的过程中,极端情况下的生理反应让她对于表演有了不同于以往的体验。

如果你想通过袁元的故事对她的价值观得出某种推测,她会滴水不漏地回答:“我理解袁元在当时的年纪和当时的环境下,当时的心境下做出的决定。但我不会赞同,或者不赞同,因为每个人的人生是要自己负责的,每个人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造成的后果你必须要自己来承担。”

腾讯《一线》:这一次你是怎么遇到袁元这个角色的呢?

俞飞鸿:这个片子制片人浮乐莲女士她一直想拍一个她心目中的女性电影,她也是我多年的好朋友,所以,我们一直有商量着要合作,然后她就弄了这样一个故事,所以我应该是从很早就开始参与到这个创作里了。

腾讯《一线》:从创作之初,袁元的角色形象就是根据你的形象来设计的吗?

俞飞鸿:不知道是不是按照我的形象设计的。我想肯定是有一个我来出演的前提在,这样一个故事,正好也是适合我这个年龄段来出演的。

腾讯《一线》:电影中袁元的大部分衣服都是黑色的,一身黑。但是她的个人品牌K却有鲜艳的红色,这种反差代表什么呢?

俞飞鸿:很可惜我们的造型设计、美术设计没有在,应该说他们更合适来回答这个问题。我的理解是,“K”应该是她心中这个从未出生的女儿的一个心结吧,所以她用强烈的红色。我们看到惠子(keiko)出现的时候也是穿的红衣服。我想这是她心中的一个心结,所以设计师也用这么强烈的对比来表达人物的内心。

腾讯《一线》:电影中你的角色的状态都是比较严肃的,很少笑容,这个也是有意设计的吗?

俞飞鸿:对,因为她有一个心结挥之不去。

腾讯《一线》:拍摄电影里袁元走进冰天雪地的河水时,现场表演的时候,走进河里的时候你会有顾虑吗?在想些什么?

俞飞鸿:我不需要想什么,我只要在角色里感受角色在想什么。

腾讯《一线》:如果只是拍摄需要,可能不需要你本人下河水里。

俞飞鸿:哦,不是,其实一直要有一个袁元在水里的情节。但是一开始不是在河里,原来的外景是一个瀑布,很大的瀑布。但是勘景的时候那个瀑布还流动,等我们到北海道的时候那个瀑布结冰了,全部都冻住了…也去不到那个瀑布那边了,所以导演就想要一个沉到水下的这样一场戏。

腾讯《一线》:那个水里冰冷、刺骨的环境会让你对这个角色的状态更加贴近吗?

俞飞鸿:其实我觉得冰冷还不是最难克服的问题,最难克服的是你的身体极限的问题和你求生欲本能的问题。

你沉下去的时候你要屏住呼吸,但是导演又希望一个比较长的过程,但是你身体极限是不可能憋那么久的气。确实拍摄的时候有反复拍。而且导演希望沉下的过程越长越好,那对于身体极限是一个挑战。我本人水性也不太好,所以,拍摄的时候你身体的求生欲会让你做出狰狞的表情,你就忘了那个角色的表情。

而且袁元沉下去…她并不想自杀,她只是想给自己一个解脱,一个救赎。这个沉下去的过程后,让她的心结能够打开。

所以我们现在看到的演员他是平静的,她并不是我们要挣脱,也不想自杀,她想找到那个救赎的感觉。演员身体本身会有这种对抗,所以在镜头前,演员不光是在你生命没有受到威胁的时候要进入角色,但是在你这个边缘的时候你也要仍然在角色当中。这个是我挺新的一次体验。可能以前拍戏有各种身体艰苦的挑战,这些还能克服。但是当你生命本能和你挣扎的时候就会觉得原来在这个界限,不到你那个界限之后,你还要保持在角色当中。

腾讯《一线》:网友评论都说你的日语说得特别好听,很苏。

俞飞鸿:是嘛?(笑)是不是不懂日语的人说的呢?

腾讯《一线》:本身日语就是个很客气的语言,让角色的这种距离感更强了,你有这样的考虑吗,就是让这个角色更强地想保护自己,不愿意打开自己的心扉?

俞飞鸿:我觉得片子前半部的演员是有这样的状态的,因为她这个心结没法跟任何人倾诉,所以就藏在心里,越藏越深,也越藏越重。直到惠子出现的时候就是碰撞,20年的碰撞,没法再隐藏了。

腾讯《一线》:你平时也是一个很能藏得住心中所想的人吧。

俞飞鸿:我是。

腾讯《一线》:到现在我们感觉我们距离特别遥远。

俞飞鸿:为什么?

腾讯《一线》:就像这个角色也好,你给大家展现的一种状态,都让人感觉袁元和你很接近?

俞飞鸿:我觉得导演和制片人肯定还是创作故事在先,就是想要表达一个故事,当然这个角色要适合我,会有这样的考虑。当然他们想表达的这个故事也恰好是我适合来诠释的。

俞飞鸿在片场庆生

腾讯《一线》:你觉得这个故事打动你的是什么?袁元的所作所为可能在大多数人看来不太容易让人理解。

俞飞鸿:我理解她在当时的年纪和当时的环境下,当时的心境下做出的决定,我能理解,但我不一定赞同,但我也不会不赞同,因为每个人的人生是要自己负责的,每个人有权利做出自己的选择。但是,这个选择造成的后果你必须要自己来承担。就像我们片子里的袁元,她最后是要自己来承担和解决这个心结。所以不管多久,隐藏了20年,最后还是要回去,把这个事实讲出来。

腾讯《一线》:其实电影中藏着一个线索,特别交代了“袁元也还可以继续成为母亲”。这是给观众一个答案吗?

俞飞鸿:这个我觉得观众可以自由地去理解。

腾讯《一线》:你跟大泽隆夫在有一段在著名的“头大佛”前的戏份。你当时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俞飞鸿:袁元看跟富哉带她去看的时候袁元说了一句日语“ すばらしい”,中文意思就是“太厉害了”。我大概就是这样的感觉吧,就是角色中人物的感觉。

“头大佛”

腾讯《一线》:如果不是以角色的身份,是你自己的话,你的感受是什么呢?

俞飞鸿:我没有太多的想法,但是我们拍摄不是一圈圈地围绕佛像转嘛,所以,我不知道拍了多少条,可能有转了好几圈,我忽然转到一圈的时候我跟身边工作人员说,你看,那个大佛上它是有胡须的。我不知道你们有没有看过那个大佛,图片上可能看不出来,我不知道他那个须是怎么做的,但是它有细节。一时间我不知道是不是真的有胡须,还是我在大学中看差了……但是,这就是我的感受。当时那个须上还结着冰,因为在雪里面,所以像一个真实的、温暖的人一样,像一个活体那样的。这可能是唯一的在角色之外当时间隙的想法。

腾讯《一线》:袁元回到北海道,两个人一起做酒的场景,也象征着两人关系的和解。之前对清酒这些有没有了解?

俞飞鸿:没有了解。因为我不会喝酒,所以我对酒没有太多的了解。但是,学习这个酿酒的过程和拍摄这个过程我觉得很有趣。我印象最深的就是酿酒那个米呀蒸熟以后剩下的那个米,然后他们就捣,一直捣,捣烂以后就变成像泥团一样的,就可以拿来做糍粑了。我才知道,哦,原来糍粑就是这样做的!然后现场做完那个糍粑,他们浇上那个酱,就直接是他们酿酒工人的典型了,就站在那里吃。酿完酒他们还会唱歌,就像电影里拍的那样,很有意思。

腾讯《一线》:如果观众觉得袁元就是你本人,你觉得这样的看法可以吗?

俞飞鸿:没有关系呀,我觉得观众有自由去想象或者认为是怎样的一种关系,跟我真实是什么样都不妨碍。

腾讯《一线》:希望你有更多的作品跟我们见面。

俞飞鸿:但愿吧。我今年会有一个新的电影开拍。腾讯角色一线俞飞鸿袁元编辑:admi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