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3D打印市场“鱼龙混杂” 朝阳产业仍被观望_4

2019-06-05 14:15栏目:商业
TAG:

  早上起来,先是用3D打印一份蛋糕;填饱肚子后,再用3D打印了今年时髦的衣服、鞋子、领带和皮带;一身打扮之后,乘上3D打印的汽车去上班;到了单位,老板告诉我,客户需要一份3D打印的心脏

  这些看似科幻片里的图景,正在一步步变为现实。3D打印技术正在成为时下最热话题之一,甚至有人把它喻为第三次技术革命的标志。

  不一样的世界

  传统技术条件下需要复杂工艺才能完成的制作,现在只需轻轻一按鼠标,各种工艺品、玩具、服装鞋帽、小提琴就会被打印出来,而且3D打印还能实现商品的无缝对接,这会让商品更加坚固,并且实现传统技术无法实现的特定的内部结构。3D打印技术带来的震撼甚至可以与克隆相媲美。

  业内专家于雷表示,之前的十几年时间里,3D技术的应用处在一个准备期的状态,从去年开始,3D打印在国内突然成为最热门的技术。美国总统奥巴马甚至在2013年的国情咨文中都有所提及,因为它为美国国内就业提供了新思路。我们的两会也提到了这个行业,于雷说,目前在国内,此项技术正是炙手可热时。

  普通3D打印机器的打印精度可以达到0.1毫米,相对于传统工艺,它的省时、省事儿、损耗小优势明显。于雷说。

  早在3D打印技术兴起之初,美国的福特、通用等制造生产商便争先恐后地把该技术引入公司的铸造生产中。福特利用3D打印技术为测试车辆打印气缸盖、刹车片和后桥。得益于3D打印,福特用在其高燃油效率的EcoBoost引擎中的一种气缸盖的生产时间从四五个月缩短至3个月,生产时间节省了25%至40%。之前的铸造方法需要切割沙模,而3D打印省去了切割程序,直接把金属注到模子中。福特认为,今后其客户将能够为他们的汽车打印更换部件,在本地的3D打印机上数小时,甚至数分钟就可以完成。

  通用则利用3D打印帮助公司把铸造某些部件的生产成本最高削减了30%,其中包括超声波探头。此前也有航空部门用钛合金使用3D打印制造飞机零部件,效果很好。

  3D打印应用于医疗的前景被一致看好。其定制化服务的突出表现在于内脏器官的复制。首先完成活体细胞的培养,再通过打印实现依照内脏形状等参数的置换。这是一个未来很重要的发展方向。残疾人的残肢移植等都可以期待。

  被挑战的知识产权

  今年5月,美国人科迪威尔森在得克萨斯州成功试射了世界首支3D打印手枪,上传3D枪支打印图案仅两天,下载量就已超过10万次。

  于雷告诉笔者,之前有人用塑料打印出枪托、扳机、撞针等部分入境,而安检根本检查不出来。因为是拆开的零部件,又是塑料材质,安检很难查出。但塑料枪身的枪组合金属部件之后一定距离同样具有杀伤力。

  没有枪,没有炮,3D给我们造。3D打印带给世界惊喜的同时,无疑也有惊吓。

  当用户可以足不出户,随意打印枪支的时候,这必将带来枪支管理的无序。3D打印塑料枪成功问世几天后,美国国务院便引用国际武器管理法发出禁令,要求3D枪支打印公司停止在网上传播打印信息。6月12日,美国纽约市政委员会提出了一项宪法修订案,禁止使用3D打印机制造枪支,包括步枪、猎枪或者任何枪支的零部件。这项修订案要求军火商应当在3D打印机生产枪支的72小时内向警方申报。

  泰明律师事务所孔祥印律师对笔者表示,与3D打印技术关联最多的部门法应属知识产权法,其中与版权的关系最为密切。3D打印主要涉及产品的外形与结构的版权保护问题。我国现行著作权法对产品的外形与结构的版权保护并不充分,那些少数具有美术价值的产品外形与结构可以作为美术作品获得保护,而大多数普通的产品外形与结构很难获得版权法的保护。

  于雷表示,很多图纸(技术参数)在网上是公开的。创客们将其上传共享,没有专利可言,这是对软件技术的保护缺失。而在硬件方面,即3D打印机器和打印所需原材料,市场已经被搅乱了。美国两大3D打印公司3DSYSTEM和SSYS历经了十几年的发展时间,其间涉及的知识产权保护诉讼不在少数。

  于雷透露,在淘宝上花几千元就可以攒出一台3D打印机。一下子打破了此前人们对3D打印的神秘感。当然,这些山寨的小作坊打印机来路不明,是不管售后的,所以故障率也比较高。因为专利保护、技术保护的缺失,玩的人比较多,利润空间也越来越小。而由于技术(图纸、操作)等的门槛又比较高,这个市场份额又很小,北京市一年的市场总额在4亿元人民币左右。

  大企业依然观望

  无论怎样,它都是一个朝阳产业。在北、上、广、深这样的一线城市,都有3D打印机出现。但它的市场潜伏期应该是比较长的,等销量达到一定规模还要一段时期。据笔者了解,一些大的航母型企业、风投都抱着观望的态度。

  而目前的国内市场可以用鱼龙混杂来形容。目前,工信部、科工委都有政策支持,各级政府也跃跃欲试,视之为可预期的新的经济增长点。

  目前在民间,3D销售还是面对一些创客(创客一词来源于英语,指不以盈利为目标,努力把各种创意转变为现实产品的人,目前全球范围内的创客空间有1000多家),但是在中国,这还是一个比较小众的群体。

  业内专家告诉笔者,最初,这项技术是用于原始模型制造。过程的大大缩短,给人们带来的惊喜是不言而喻的。但规模过大的生产,成本就会相对提高。

  于雷说,3D打印的时间与产品的各种参数是成反比的。其质量是越慢越好。

  事实上,在美国大型3D打印公司承揽的是建筑、时装、首饰加工等产品的原型设计,提供远程服务模式,基本以定制个性化产品为主。所以,其技术门槛是很高的。

  于雷在介入此行几年之后得出的结论是:目前相对而言,江浙一带的民用机器销售比较多;上海的精工制造需求较大;北京很多是大专院校的数字实验室有购机需求,作为学校形象工程的一部分投入。

  他透露,机器的价格从四五千元到40至50万人民币不等。现在主要的市场是硬件销售,随着市场扩大,以后将慢慢向后期的配件更换、维修等服务发展。

  同时,它的低端市场有着诱人的发展前景。也许某一天,它将成为一种生活方式,可以用于日常生活用品的打印,就像一台家用电器一样进入千家万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