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是有分量的

前瞻十三五:中国制造强国应该怎么走?

2019-05-23 10:00栏目:创业
TAG:

  由大变强,中国制造业正在迈出关键一步6月24日,中国政府网发布了《国务院办公厅关于成立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的通知》。通知提出,为推进实施制造强国战略,加强对有关工作的统筹规划和政策协调,国务院决定成立国家制造强国建设领导小组。

  在此之前,最新发布的《中国制造2025》,则明确提出通过三步走实现制造强国的战略目标。

  事实上,自2001年加入世贸组织以来,中国制造业快速发展并在规模上跃居全球第一,中国也以世界工厂的地位立足于世界经济格局中,但制造业被明确认定为国之根本仍是首次。而从制造业大国向制造业强国转变,既是中国的美好愿景,更是现实的迫切需要。

  不过当前,发达国家纷纷制定以重振制造业为核心的再工业化战略,推动高端制造业回流;与此同时,中低收入国家依靠资源、劳动力等优势,以更低成本承接低端制造业的转移,对中国形成双向挤压的严峻挑战。

  有分析认为,尽管中国有关制造强国的顶层设计正逐步完善,但十三五期间,上述压力依旧不容忽视。

  互联网+制造业电商

  提起制造强国,不得不说的就是中国制造2025战略。

  最近一段时间,这一战略经常被拿来和德国的工业4.0比较。有人甚至比喻,中国制造2025实质上就是中国版的工业4.0。

  工信部部长苗圩说,德国提出的工业4.0和中国制造2025,从大的方向上来说,是不谋而合、异曲同工。所谓相同的地方,就是以信息技术和先进制造业的结合,或者说以互联网+先进制造业的结合,来带动整个制造业新一轮的发展。发展的最大动力还在于信息化和工业化的深度融合,两化融合,被认为是中国迈向制造强国的关键所在。今年以来,互联网+在中国风起云涌,主导了新一波的创新创业热潮。

  电子商务是互联网+最常见的实现形式之一。从最初的衣服鞋帽、电子电器,到目前的钢铁、化工产品,中国的电商发展已在全球处于领先地位。

  以基础制造业钢铁为例,近两年来,在整体大环境不景气的情况下,行业已经涌现了上百家钢铁电商平台。在这股风潮带动下,大型钢企亦纷纷布局电商业务,如宝钢股份与集团共建欧冶云商平台,注册资本20亿元。

  但如果把互联网+制造业,理解为单纯发展电商,无疑肤浅了些。宝钢股份总经理戴志浩告诉记者,钢铁工业的互联网+,绝不是在网上卖钢材这么简单。他指出,过去宝钢给汽车厂供应钢材,汽车的用户需求、市场变化是非常快的,但由于企业之间彼此隔离,等宝钢察觉到的时候,已经是两个月之后了。

  未来宝钢希望借助互联网技术、信息化技术,能够及时看到汽车厂的订单,把汽车厂的冲压车间变成钢厂的生产末端来进行管理,通过用户的新接订单来决定要生产什么钢材。这样就能超越企业,站在行业的角度来审视资源如何配置,资源什么样的流向是最好的。戴志浩说。

  苗圩也指出,未来在企业与企业之间,要建立起工业互联网或物联网。任何人之间现在已经可以做到信息的无缝衔接,实时的交流和共享。将来应该在四个维度,即物和物、物和人、人和物、人和人之间,做到信息的充分交流和共享。

  比如,全球的汽车工业都把无人驾驶作为一个发展方向。要实现这个目标,就要在车和车之间、车和路之间、车和人之间大量交流信息,要通过信息的运算、大数据的分析,指导车辆该怎么样去行驶,这是一个庞大的系统工程。如果实现了,对生产力是极大的解放。

  一位业内人士指出,现阶段中国的互联网+,更关注的是互联网入口、流量导入和转化率,改变的是人们的消费方式和社交方式。而深层次的两化融合和互联网+制造业,将改变中国企业的生产方式。

  智能制造成主攻方向

  中国制造2025还提出,将通过政府资金引导、整合资源,推动实施国家制造业创新中心建设、智能制造、工业强基、绿色制造、高端装备创新等5项重大工程,解决长期制约重点领域发展的关键共性技术,突破一批标志性产品和技术,提升中国制造业的整体竞争力。

  这其中,智能制造被认为是一个主攻方向。苗圩表示,要突破高档数控机床、工业机器人等智能制造装备和智能化生产线的关键核心技术;加快可穿戴产品、智能家电、服务机器人等智能化产品的研发和产业化;推进重点行业智能制造单元、智能生产线、智能生产车间和智能工厂的建设。

  事实上,市场已经感知到了这一点。今年以来,中国第一家机器人上市公司新松机器人,股价大涨220%。

  新松机器人总裁曲道奎告诉记者,在2008年以前,中国基本上没有机器人产业。但随着人口红利的消失和用工荒的蔓延,2013年中国已成为全球最大的工业机器人市场。近10年来机器人成本以每年5%的速度下降,而劳动力成本以每年10%的速度增长,前者的比价优势愈发突出。

  虽然总量很大,但中国的机器人密度非常低。统计显示,万名工人的机器人拥有量,中国是23台,全球平均水平是58台。中国99%以上的工作还是人力在做,未来机器人替代1个百分点,就是一个非常巨大的市场。曲道奎说。

  与曲道奎说法对应的,是一些传统制造业发达地区纷纷开展的机器换人行动。今年3月,广东省政府印发的三年行动计划提出,力争至2017年末,累计引导2万家、超过50%的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完成新一轮技术改造,推动1950家规模以上工业企业开展机器换人。

  佛山凯恒电机有限公司行政部经理陈宇说,通过安装机器手替代人工,一年多来企业产能提高了50%,人员节约了70%,未来可以此为基础实现跟物联网的对接,发展出信息化水平更高的制造能力。

  关键技术产品的卡脖子现象

  根据中国制造2025,中国将推动重点领域突破发展,聚焦新一代信息技术产业、高档数控机床和机器人、航空航天装备、海洋工程装备及高技术船舶、先进轨道交通装备、节能与新能源汽车、电力装备、农机装备、新材料、生物医药及高性能医疗器械十大重点领域。

  在业内人士看来,这十大产业都不同程度存在一个问题,即关键技术、关键产品的卡脖子现象。

  比如,芯片是以集成电路为代表的信息技术产业的核心。作为全球电子制造业大国,中国每年要进口约2100亿美元(1美元约合6.12元人民币)的芯片,花在芯片上的外汇甚至超过了石油。更关键的就是,在高端集成电路方面,中国还面临一些西方国家的出口限制,对整个电子信息产业的发展形成了最大的一个瓶颈。

  正因为缺芯之痛,2014年以来中国先后出台了《国家集成电路产业发展推进纲要》,并成立了千亿元规模的国家集成电路产业投资基金。从之前的千亿扶持计划,到中国制造2025,中国半导体产业面临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只有抓住这个时间窗口才能重新定义全球市场格局。中国半导体行业协会秘书长徐小田表示。

  中国的芯片企业也开始大规模并购重组,以提升自身的国际竞争力。2013年以来,紫光集团先后收购展讯和锐迪科,并获得英特尔入股,成为国内芯片设计行业的巨头;2014年年底,长电科技收购新加坡星科金朋后,有望进入芯片封装产业的全球前五。

  在另一个飞速发展的领域节能与新能源汽车,中国企业也开始向关键技术、关键产品发起攻关。

  2014年,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量达到8.4万辆,同比增长300%以上,进入井喷模式。与传统汽车不同,新能源汽车的核心是电池、电机和电控三大系统。其中,电控系统的核心元器件IGBT,大量依赖进口,市场主要掌握在德国英飞凌和日本三菱等企业手中。

  斯达半导体首席执行官沈华博士告诉记者,核心元器件依赖进口,对中国的新能源汽车产业造成了两大影响:一是外资供给国内厂商的元件都是标准品,不能实现定制,这就造成国产新能源汽车的电驱动系统,不仅体积大,而且功能不够好。二是在生产任务紧的时候,国外供货不及时,影响国内企业的开发节奏。

  瞄准这个卡脖子问题,从英飞凌回国创业的沈华很快开发出用于电动汽车的国产IGBT,打破了外资的垄断。IGBT国产化后,国外产品应声降价,从原来的4500元降到3000多元。我们有自信,在技术和产品上不输于老外。现在的问题是,有些国内厂商对国产元件仍有歧视现象,在采购时指明要求是国外著名产品。这种观念的转变,可能需要更长的时间。